二零二四 | 让我慢慢来

最近我的情绪和心境就像波动的正弦函数,时而跳到波峰,觉得自己很棒很厉害,未来形势一片大好;时而转到波谷,对一切选择产生怀疑,失去任何信心,控制不住地否定自己。最搞笑的是,这变化还有些呈周期性,每周总得这么上下两次,要我说就是必须达到一整个波长,这周才没算白过。

不过,好歹也用自己那拉胯的信号学知识研究了太久表面波,知道就算宣称在界面上衰减极慢的表面波,也依然呈指数衰减着。所以我想,只要时间就够,我这波动的情绪,终会归到平静状态吧。

总之是个慢慢来的过程。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做梦都在找工作,担心来不及,担心失业,担心找不到合适的岗位,也担心要在这个让自己兴趣全无的领域继续做个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的研究。我白天焦虑着改简历,焦虑着投简历,焦虑着吃饭、睡觉、散步、聊天。我开始想,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在2022年12月31日,我怀着小心翼翼的期望在日记本里写着:“我如今到底在害怕什么呢,未来到底是怎样,我不知道,也许会继续迷茫、惆怅,会担忧自己把平坦之路走成了钢索,我甚至可能会输掉。但就像之前说过的,我至少是有勇气的。如果非要写些什么,那我想说,希望自己在2023年,继续保持前进的步伐,走得慢些也可以,要继续做个幸福的,没有用也没关系的,普通人。如果还对科研抱有那么点热情,就继续做吧,但如果彻底失去兴趣了,希望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在2023年12月31日,我对自己说:“2023年的我,没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这毕竟是个人生难题,也许在2024年里我会继续摸索,找到一些在远处静静闪烁着的、细微的光亮。”

过去的自己,总是对现在的我抱有期望,希望未来的我能替过去迷茫的我走出一条明朗的路。

但,什么是明朗的路呢,什么又是属于自己的方向呢?我慢慢地想着,开始努力让自己焦虑的心变得平静,开始问自己,这真的是你想做的事情吗。在这个领域里,继续做着自己不感兴趣的研究,做着没有任何动力的工作,只是为了拿点微薄的工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真的,适合我吗?我这样急匆匆地往前走着,每一步行动都仿佛是时间浪潮推着我在进行。该毕业了,该工作了,该做科研了,该做实验了,该换工作了,等等。我仿佛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是如此着急地低头前行着,这真的,适合我吗?

就算不适合,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总不能就此停下来,停住脚步吧。

为什么不能呢?

为什么不能先停下来,好好休息呢?

当 gap 这个词出现在我脑海中,我第一反应是反驳与否定,赶紧对自己说,还没到这个地步呢,还可以继续做科研,可以继续做这些事情呀,还没到极限呢。没必要 gap 吧, gap 的话,也没工资收入,到时候简历上还有空窗期,工作岗位如果很看重简历的连续性怎么办呢。

刹那间,一万个想法便争先恐后涌上来,带着老中独特属性的焦虑尘土将我的思考之芽淹没,深深覆盖住。

但神奇的是,有些想法一旦产生,那便再也抑制不住。即便被层层厚土压在了最底层,种子也能慢慢发芽,枝叶依然会慢慢穿出土层,接触到清新空气与融融暖阳,净化周身土壤散发着的焦虑气息。

也许我真的可以先停一停,对吧。

于是我接受了可以先休息再慢慢探索自己未来可能性的这个想法,并开始期待着。

当我终于把自己从紧张又焦急的心情中解放出来后,竟然开始规划起了六月离职后我应该做些什么。我想,我可以每天花很多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看书也好钩针也罢,还可以学一些自己真的想学的知识,上上网课什么的,对呀,我还可以再读个书,不然再读个其他专业的硕士吧,总之博士是不会想再读第二个了,也没那么疯。

没想到的是,仅仅幻想这些事情,我已欢喜得想掉眼泪。原来我竟这么渴望着呢。

做下这个决定,实数不易。文字仅寥寥数笔描写,心灵路程却漫长到回想都觉得艰难。我自认为不是个很勇敢的人,常常自诩脆弱敏感小女生。尽管身处海外,脑子里总是避不开那些刻在老中人骨子里的价值观,明明给自己说了一万遍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却一度很难跨过那个坎。我可是去年才拿到博士学位,才做了一年博后,难道就要失业,就要 gap 了吗,我真是个失败的人。当意识到如此想法后,又会立刻开始痛恨有这样想法的自己,你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想啊,我一遍又一遍问着。

有一次,在我状态极差之时,没忍住给妈妈发消息,我说妈妈,我好差劲,我只是个社会的边角料。妈妈说没有,别急。晚间,妈妈打来视频,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妈妈便说,不管你做什么,爸爸妈妈都会支持你。我纠结犹豫地说出了自己想休息一段时间甚至想再读个其他专业硕士的想法,还说自己攒了些钱,如果要读硕士,第一学期的学费我可以自己出的。妈妈说这些你都不要担心,爸爸也说了,如果你需要钱,如果家里目前流水不够,房子都是可以卖掉的。我在屏幕这头偷偷抹眼泪。

我想这下我是真的有勇气了。

最近几次和鱼聊天,说到还有两个月就要跑路了,鱼都会问我:开心吗?快乐吗?

我:想想都开心快乐的不得了。

我:但与此同时我仍会有些焦虑呢。

我也不知道到几时,才会彻底接受 gap 只是人生一个正常的选择,一个正常的阶段,没什么好丢脸的。不知道到几时,才能不再去怀疑自己的选择。

也许接下来一两个月,我的情绪与心境依然会时不时的、呈周期性地、一会儿波峰一会儿波谷,但如我先前所说,我相信它总会归于平静的。至于什么时候,倒也不着急。

因为我打算,对于未来,我慢慢来。

 

– 2024.3.25 周一 下午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二零二四 | 让我慢慢来”》 有 1 条评论

  1. Xoyo 的头像

    慢慢来吧,即使停下来也没事,如果能在旧里常新那也不错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