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四 | 又见日全食

前阵子每次在网上刷到北美日食相关的消息,我总是很快划过,不想看也不想了解,我想我一直都是不太感兴趣的。直到上周出差,路上和同事聊天,他说起日食相关的话题,听着听着,我突然好想看呀,我其实很想看看的。于是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只是在逃避而已。

次日,lyon 恰巧去 T-mobile 门店里办理了一些业务,回来时居然拿了几幅专门观看日食的眼镜,说是店员赠送的。我当时都有些怔神,怎么回事呀,怎么突然就有看日全食的眼镜了呢。

日全食,日全食,我一直都记得那一天,尽管如此想忘记。

2009年夏天,那时也有一次轰动了我们整个家乡的日全食,学校里、商店里、超市里,不论去往哪个地方,大家都在讨论即将到来的日全食。其实我也不记得具体的细节了,只记得学校里同学们都在互相结伴,说着买眼镜的事情,约着看日全食最佳地点,而我只是默默装出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我完全不在意日全食,至于有没有人约我,有没有人给我买眼镜,我根本无所谓呀,我一点也不想看。

到了日全食那天,妈妈在上班,不止为何爷爷奶奶也不在家,印象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坐在房间里的书桌前,特意把窗帘拉了下来,我一点也不想看任何关于日全食的东西。

我静静地坐在桌前,想写作业却也一字未动,我静静地坐着,感受着外面天慢慢暗了下来,又感受到天逐渐变亮了。我就那样坐着,可能也盯着窗帘看了很久,也可能悄悄落了眼泪,但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在那个下午,在那个天逐渐变暗又变亮的过程里,我感到了巨大的悲伤和孤独,我的心酸酸的,酸到直至如今想起来仍忍不住眼里泛雾气。

我持续地跟自己说我一点也不感兴趣,什么日全食天狗食日,不过是月亮恰巧走过去挡住了,多么正常的天文现象,有什么值得看的。似乎只要说得够多,就能消除内心的伤心和孤独。

于是从2009年直至现在,我但凡看到日食相关内容就会直接跳过,快速划过,不想看任何一丁点。我没有任何期待,我只想逃避,也许不看不听就能彻底忘记当时的感受。

我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说这件事,总觉得有些丢脸。我也不知道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为什么会为这样的事情而赌气,跟自己赌气,跟这个世界赌气,气到后面也不过是自己默默承受了所有的伤心情绪。

周日下午,和 lyon 开车去隔壁市办事的路上,我突然跟他提起这件事,一开始讲得还挺平静的,说到最后,我说,我觉得,我其实,真的挺想看日全食的。说罢突然泪流满面。

我说我好想回到2009年的那天啊,回去抱抱那个独自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等待天暗又天明的小孩,想给她买一副眼镜,想带她出去看日全食。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啊,为什么会把我死死地困在那个2009年的下午呢。

lyon 说我们周一一起去看,找个好地方,我带你去看。

于是今天下午,我穿得漂漂亮亮,戴着高级眼镜,专程开车到一个很漂亮的公园,等待着看日全食。

今天的天气其实很差,云层极厚,大多数时间里压根看不到太阳。公园里人很多,大人带着小孩,小孩在游乐区大声玩闹,还有小狗们绕着草坪快乐跑来跑去。所有人都有说有笑,一切如此欢乐。突然某几个瞬间,太阳从云层空隙露出一点影子,周围有人大喊快看,于是大家纷纷戴上眼镜望天上看去。

尽管我们只能看到百分之九十多的日全食,过程也看不完全,还是在手忙脚乱戴了好几次眼镜的情况下,看到了几次断断续续的日食,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让人好开心好满足呀。在看完日全食回家的路上,我对 lyon 说今天真的很好,我运气超好的,今天真的真的是个很好的日子。

15年后的今天,我看到日全食了耶。15年后的今天,我想我终于可以从那个昏暗的房间里走出来了。我突然不再害怕回忆当时的感受,那种带着巨大悲伤和孤独的心酸,居然在今天慢慢溶掉了。今天下午的我,每多回忆一次,那种悲伤的情绪就多消亡了一些。原来逃避只是将其深深埋住,而只有直面才能真正与其道别。

我愈发相信时间是一条呈环形流向的河流,它头也不回地往前奔流,却总会在某些时刻与过去某个节点重合。而这些重合的节点,给了我治愈自己的机会。我慢慢长大,慢慢变得成熟,慢慢地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也慢慢地更了解自己。过去的我塑造了现在的我,而现在的我也逐渐有了能力去治愈过去的我,我和我,都在越来越好呢。

日全食,我想我这次是真的与你和解了。你真的挺神奇的,我也确实对你很感兴趣。

***

难得拍下的一些日全食视频截图:

以及今天又甜又酷的我:

– 2024.4.8 周一 下午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 “二零二四 | 又见日全食” 》 有 2 条评论

  1. 缙哥哥 的头像

    我也看过一次日全食,就是没有机会将它拍摄下来。那种感觉很奇妙!

  2. 绯鞠 的头像

    把脸迎向阳光,就不会有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