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四 | 来说说钩针

说来有些狂妄自大,我打小便觉得自己是个天赋秉异的小孩,和旁人都不太相同,学什么都很快,做什么都能做到很好。

小时候,妈妈帮我收拾出一个桌边柜,让我装各种可以“变废为宝”的垃圾。其实我也不知道哪些能有用,总是一股脑将所有自我感觉能派上用场的垃圾塞进宝箱柜里,好看的糖果纸、牙刷盒子、装饼干的塑料壳、喝完的汽水瓶子等等,都被我洗得干干净净,小心收藏起来。等到周末早上,大人们都还没睡醒,小朋友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不管那刷牙洗脸,只自顾自打开小柜子,用各种宝贝废品开始做各种有趣的小玩意儿。这么多年过去,我自然早已忘记做出了哪些“工艺品”,只记得每次做手工时,时间在我周身飞速流逝,留下愉快的欢喜的那个小小的我在记忆海洋里扑腾。还记得不论我做出什么没用的花里胡哨的作品,妈妈都会夸我手好巧哦,好厉害,居然很有天份呢。这些话语轻轻落在小小的我心中,让我坚信自己就是这样的呢,我很会做手工,随便做做就能做得很好。

再比如小时候学画画,尽管现在早已知道自己是知道没什么天赋的,但年幼的我照着灯上图案临摹画出草莓等物时,妈妈亦会在旁一直夸赞“画得真好呢”,“应该送你去学画画,太有天赋了。” 于是小小的我自信心爆棚,再次确信我好像的确很厉害呢。而后来,不论是学轮滑、玩溜溜球、学骑自行车,还是学英语、学校考试、比赛等等,我都能学得很好,做得很好,我想我应当就是这样的。

对我而言,成长的过程,变成大人的过程,便是在逐渐认清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于是长大之后,每每在回忆里咀嚼幼时那些瞬间和心情,常感讽刺,然亦会触及融融暖意。回望小时候的自己,觉得很新奇,不禁感慨原来以前的我是这样的呢。一个在妈妈的赞美下对自己充盈着十足信心的可爱小朋友,做什么都是明媚的,独处不觉枯燥,安安静静与时间对话,有时用手工,有时用绘画,有时用读书。

自去年十月下旬突发奇想开始玩钩针以来,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何自己总能在钩针中获得极致的平静。

今天午睡后,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突然想到了幼时家中那个装满废品的宝藏桌边柜,东一块西一处的记忆碎片蓦地接踵而至,晃晃悠悠地被连成一串风铃。我轻轻拉了拉串线,风铃便发出清脆好听的叮铃叮铃。

如果说时间是一条河流,那我想这条河流一定不是头也不回地只知道往前奔流,而是呈环形流向的圆。总有一些现下生活中的瞬间,能随着河流与记忆中的某处汇合。

这几个月我突然在钩针中学会与时间对话,感受到真正的内心平静,可能并不是钩针本身有多大魅力(尽管它确实也很有魅力),而是这个过程中,我在不知不觉间变回了小时候的那个自己。随着毛线在手中灵活打转,我悠悠地想着,我确实是有天赋的,甚至都不需要怎么学,我就学得很快,也能做得很好。同时,爸爸妈妈在太平洋另一边,依旧对我说着:好厉害呀,钩得真好啊,你确实有点天赋呢。

2023年年底,我本就在努力重构着自己的信心,试图找回面对生活的勇气。而钩针这件小事,意外地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安慰。原本以为只是消磨时间的玩意儿,它却将现在这个疲惫不堪、极度缺乏自信的我,带到了幼时那个明媚的我面前,大大的我和小小的我在某瞬间重合了,小小的我用炽热又温暖的爱意将大大的我紧紧抱住,于是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抚慰和来自内心最深处的平静。

***

再说回钩针本身。

说实话,我不太记得一开始想玩钩针是因为什么,总之在某个晚上,我拉着对象出门,径直去商店买了一团毛线和几支钩针。从起意到实施不过半个钟头,总之就这样开始了。

那天晚上,我跟着教学视频只简单习得了起针和短针这一样针法,便开始钩起了围巾。初时钩得歪歪扭扭,但也不消得拆开重编,于是懒洋洋地就这么越钩越长。在家里钩,出门在咖啡店钩,去学校图书馆也钩,几天过去,一条围巾便成形了。这整条围巾只由短针构成,毫无技巧可言。送给对象的时候,他兴奋的不得了。我也还挺开心的。

 

              

↑ 歪歪扭扭的前几行                                               ↑ 在图书馆钩针

                             ↑ 完工啦,长达两米的围巾,小猫表示很喜欢> <

 

编完这条围巾后,觉得自己可了不得,至于明明自己才刚学会一样针法这种小事,早已被抛之脑后。于是又速速去商店买了好几团新毛线。其中有一团像梵高油画似的毛线格外美丽,我苦思冥想不知拿它如何。马海毛软软的,又像美丽的鸟类羽毛,于是我灵光一闪:

 

    

               ↑ 美丽毛线                                    ↑ 逐渐成型变成一块小三角巾

              ↑ 完工啦!像小鸟羽毛的绒绒披肩

 

最终我将这块披肩漂洋过海送到了妈妈手中,软软的马海毛来替我暖暖我妈。

再后来,这三个月间,我又陆陆续续钩了许多小物什,比如半条未完工的围巾,打算送给鱼;比如一些小爱心小帽子,送给了我的 jellycat 们;比如铃兰吊坠,挂在了对象的背包上;再比如一些尚未拼接起的祖母格,和一个猫咪小小包。每构成一样,我都会发在我所用的社交平台上,素未谋面的友友们总是不吝啬赞美,给我这些不起眼的小作品们注入太多爱意。你看,人总不是孤单的。

 

 

时至今日,看来好似有很大进步,其实我依然是个只会短针长针最多来个长长针的初级选手,从未真的花心思去系统学习过针法,每每想钩新花样前便搜索相关视频教程开始现学。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C/Am/G/Em/F 这几个初级和弦都能被少时刚学吉他的我拿来卖弄许久,简单针法能玩的花样可不比和弦少呢。

是的,这确实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在这件事情上,我非常确信,我会学得很快,我能做到很好。

给自己一个抱抱,2024年,要多多肯定自己。

 

– 2024.1.16 周二 下午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 “二零二四 | 来说说钩针” 》 有 4 条评论

  1. 椒盐豆豉 的头像

    围巾和坎肩太厉害啦,其它小件也很可爱,看得我蠢蠢欲动又想勾了

    1. Aria 的头像
      Aria

      钩起来!钩起来!>w<

  2. fivestone 的头像

    赞!所以从第一次握到钩针,到围巾,用了多久呀?

    1. Aria 的头像
      Aria

      第一次握到钩针就开始编围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谓零gapヽ(・ω・´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