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三 | 十月第二周

北方的冬天来得好快,这才十月上旬,气温已降到了5-12摄氏度左右。我有点不服气,不想早早穿上厚外套,于是每天都在裙子里边加衬衣,裙子外面套针织开衫,如果实在冷,便再加上单层风衣,妄图用这些秋季的穿搭来对抗冬季的前奏曲。

但我怎么能抵抗得过冬日的来临呢,就像我也没办法凭借一己之力倔强地抵住内心的坏情绪。

我的坏情绪,随着时间而累积。它们不像流动的泉水,也不像偶尔刮过的一阵风。它们一粒粒、一颗颗、一滴滴地落在我心头,涌聚作一团。我努力地忽视它们,逃避它们,想将其扫走,却不料它们静悄悄地从我的心头沉淀到了心底,渗透进了我内心的地基里。地基是什么呀,是一栋建筑的根本,倘若地基不够牢固,那建筑便成了危楼。如今我这栋建筑,也隐约开始摇摇晃晃。

我想我可以把这一周像切蛋糕一样切成两块,一块是周一到周四中午,另一块是周四下午到周日。

前一块蛋糕是咖啡巧克力慕斯蛋糕,甜甜的吃起来很愉快,至于为什么要加带点苦味的咖啡粉,那完全是因为我喜欢咖啡味儿。总之这块蛋糕是绝妙的下午茶甜点,让人心情平静且舒畅。而后一块蛋糕,则难以下咽,味道怪异得很,我压根不想形容它。

周四晚上我遭遇了最近大半个月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情绪崩溃。……唉,在此处打了好多字又删了,实在不想再回忆细节,本意想用比较轻松的文字将其简单叙述一下,但就连故作轻松也让自己感到好大压力。总之这场 breakdown 过后,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于是采纳了 lyon 的建议,给导师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想为每周的周会请假一段时间,并附上了 weekly research summary,另外还简单叙述了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状态。这封邮件我修修补补好几遍,把一些细节上的内容都删掉了,毕竟事到如今我也不太想让对方觉得我在责怪他们,我只是,想请假而已,想逃避一些会让我应激的东西。

然后我预约了人生中第一次心理咨询。

我需要给我这些坏情绪,严重影响到了我心理甚至生理健康的坏情绪们,找一个出口了。换句话说,我需要直面它们了,不能再用逃避和掩饰的方式处理这些痛苦,或许只有直面去言说,我才能找到解决它们的勇气和方法。我的第一次咨询将以 phone screening 的形式开展,具体时间约在了明天早上。说实话,今晚我很犹豫要不要打开博客,因为没啥心情,明天即将来临的初次咨询让我在今晚便开始焦虑不安。但不管怎么说,找点事情做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比如我现在一边记录着,一边循环播放着 Air on the G string,心开始渐渐变得很平静。

再说一点上周开心的事情。

这周去学院图书馆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座位,半封闭的靠窗位置,真真比自己的办公室好了百倍。我好像还没提到过,我自己的办公室里是没有窗的,又闭塞又闷,再加上美国人开空调不要钱的架势,在这秋冬日子里,坐进去不到俩小时定会陷入昏睡。

周六虽然下了一天雨,打乱了我去森林里散步的计划,但和 lyon 一块儿待在家里虚度一天时光让人也舒心得紧。lyon 最近还学会了两个新菜,下厨技艺越来越高超了。毫不夸张地说,我愿为他封一个x州中餐大师的称号。当然,这一切的背后都离不开我的鞭策,我,品尝了数不清的菜品,提出了数不清的意见,进行了数不清次数的教育,才换来他如今的成就。虽然很不喜欢这句话,但我如今依然不得不说,果然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为之付出的女人。希望他能因为太过于感激我而更主动地去学习更多好吃的菜谱吧!

最后想说希望明天第一次心理咨询能够顺顺利利的。

 

– 2023.10.16 周一 晚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二零二三 | 十月第二周”》 有 1 条评论

  1. lyon 的头像
    lyon

    棒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