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三 | 十月第一周

距离上次登录博客已过去近九个月了,这期间数次想来填补之前未写完的博文,比如只写了寥寥几笔的读后感,比如再无下文的论文 Introduction 撰写指南。但每每想起只觉压力好大,不愿面对,遂搁置。于是落入再次想起,再次搁置的无限循环中。从忘记登录博客,到不敢登录,再到彻底忘记,数月时间转瞬即逝。

今天下午忙完一些琐事后,收到了博客域名续费的邮件通知,想着,我还是得把博客写下去,不论写些什么,总是个记录。记录些闲言碎语,或不成体系的想法,或只是像周记一般写写这一周的生活。

于是我开始写,写十月的第一周。

这一周我和 lyon 前往印第安纳州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我们从学校自驾过去,路上走走停停,花了约九小时才到达。路上经过了 Columbus City,原本想着进城逛逛,结果转了几圈只停在 popeyes 买了 ghost pepper wings,有点离谱,也挺好笑,俩人看着手里的炸鸡都忍不住笑出声。

只能说感谢路易斯安娜厨房,让我们在美食荒漠里也能吃到国内肯德基麦辣鸡翅的味儿。

开会几天也没什么好记录的,现在回想只觉得枯燥无味,还有些不太愉快的经历。很多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心中情绪密密麻麻的,捋不清也理不顺,说不出其中是个什么滋味。其实我很想像参会第一天晚上那样,愉快地和周边人分享自己在会场遇到的 female engineer 以及我俩的对话,如今也提不起劲了。

但不论怎么说,外出这一周让我的状态有稍微变好一些,不知是不是因为暂时远离了令我苦闷的找不到解决出口的科研难题。科研,唉,科研这件事情,总是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想继续做下去,但又觉得苦涩。每每想到自己做的方法可能是错的,又不知错在哪,又害怕真是错的,就仿佛置身在一片看不见天光的黑暗中,渴望有人来帮帮我,却只能自己茫然摸索。

周五一个偶然的契机,居然通过 lyon 让老板知道了我前几个月精神状态不佳的事情。lyon 说他完全没料到会有这个对话,更没料到对话会往这个方向发展。他与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有些羞愧,觉得让他们知道这件事情有些丢脸,回过神来又为自己觉得这件事丢脸而感到无奈。老板建议 lyon 带我去找 counselling,说单单靠自愈会比较艰难。我问 lyon,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聊呢。lyon 也不知如何作答。

说来也好笑,让我现在回想,我竟也把那些糟心事儿的细节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当下自己痛苦的情绪。甚至,甚至想到……,都是好的那一面。我果然擅长忘记一切不好的记忆。

比如此时此刻,我回忆着这一周,印象最深的就是周六和朋友们一起去爬山了!我甚至能记得 hiking 过程中我们聊过的每一句话。太愉快了,舍不得忘记分毫。

大自然可真好啊,人活着怎么能没有森林和湖泊呢?我在森林里走着、跑着,感受和草木的联结,被疗养被治愈。森林里的小径并不明晰,我们踩着落叶和枯树枝走过,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中间有阵儿我们经过了一片连风声都停歇了的特别安静的路段,居然听到了一棵老树树枝开裂的声音。那声音,怎么描述呢,一开始我以为是一声特别难听的鸟叫,直到后面陆续又听到一些响声,我才意识到是树木裂开,实在是惊喜到不行。这感受太奇妙了,那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和大自然之间的联系变得更紧密一些了。后来在路上,也确实听到了几声小鸟叫,但不太频繁,村里的秋天来得太早了,鸟类是不是都已经迁徙到南方去了呢。

森林里树叶绿黄橘红交相辉映,好看的不得了。朋友问树叶到底是先变黄还是先变红呀。我说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先变红吧,毕竟那首歌唱的是我把树叶都染红,也没唱我把树叶都染黄呀。朋友们纷纷说没听过这首歌,我都给听愣了,咋回事啊,怎么会没听过西风的话呢,小时候音乐课上不都会教这首歌的吗。

说着说着我就唱起来了。

去年我回去/你们刚穿新棉袍

今年我来看你们/你们变胖又变高

你们可曾记得/池里荷花变莲蓬

花少不愁没颜色/我把树叶都染红

等唱完后,朋友们更加确定自己都没听过这首歌,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这个世界属实太离谱啦!怎么都没听过西风的话呀,小学的时候真的总唱的嘛!

主要是陈绮贞也翻唱过,那肯定不是因为陈绮贞翻唱过我才对这首歌记忆如此深刻。

如果下周末不下雨,我还要往森林里去,让自己在接下来的一周,也能再获得一些能够面对生活的氧气。

 

– 2023.10.9 周一 晚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 “二零二三 | 十月第一周” 》 有 2 条评论

  1. fivestone 的头像

    作为陈老师粉我也没听过(但是搜了正在听!

    1. Aria 的头像
      Aria

      速听!ヽ(・ω・´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