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三 | 十月末去往纽约

十月最后一个周末,在师兄的倾情推荐下,我们临时决定去纽约玩玩,顺便感受一下大城市里万圣节的氛围。

村里的万圣节夜晚总是很平静,去年我们被 sisters 邀请去教堂里参加过一次万圣节活动,去教堂前我认认真真在家画了个超绝适配万圣节的妆,要说怎么形容,那相当于把脸当成纸张,用五颜六色的眼影和眼线笔在纸上随意发挥,主打一个没有任何留白。出门前还特意换上了心爱的小旗袍,结果去了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个 drama queen。毕竟在座的各位都很正常,就算装扮了也非常朴素。本人两眼一黑只想遁地而逃。好在后面来了两对夫妇拯救了我。一对夫妇装扮成马桶,进门的时候女生还特意坐在了男生胸前用手托着的马桶圈上;另一对穿了巨大的恐龙套装,完全看不出是人类的意思,总之感谢恐龙们。活动快结束时,传教士们还给今天来参加的人们颁奖,我得了个 the most colorful 的奖……上台领奖的时候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不愿再忆。后续我们也没再去过那个教堂,原因倒是和这万圣节活动无关。

实际上今年我对万圣节也没什么期待,师兄说纽约的氛围很浓厚,他已经和朋友约好了周五晚上去哪个酒吧参加 11-5 的后半夜派对,我寻思那也不错,可以开车带他一块儿去还能一起平摊下油费,主打一个勤俭节约。

去纽约之前我还是有点充满幻想的,满脑子都是时代广场那边的任天堂店,期待值简直拉满,幻想自己满载一箱塞尔达动森马里奥宝可梦的周边回家。出发前夜在丝芙兰买了新的漂亮眼影,还在家里选了很久的衣服。带了一件纯黑的长款层层叠叠纱裙,配上珍珠项链和黑色镶珍珠的发带,活脱脱一位优雅小公主;还带了一件棕色印花胡桃匣子的裙子,拟配着棕色小斗篷和同款发带;最后选了一件旗袍,打算配披肩,想着去逛博物馆时可以穿。

准备很充分,想象很美好。结果临出门的早上,或者说,已经开车三个小时快到纽约时,才发现收拾好的背包被 lyon 落在家里了。于是化妆品护肤品装饰品隐形眼镜相机等等,全没了。

在车上突然得知这个消息时我整个人都快晕了,愤怒值眼看着要破顶,立刻跟 lyon 说赶紧找个地方让我停,我没法继续开车了,我现在很崩溃。坐到副驾后我花了很久很久都没法平复心情,只觉得一切都毁了,我的所有期待仿佛都成了笑话,为什么我总在做无用功,为什么我的所思所想,永远都会变成这样。当时陷入情绪怪圈里很久都没法走出来,我也不能直接责怪 lyon,因为出门前是我和他一起在整理行装,于是我只好责怪自己。可是责备自己,又有什么用呢,只会让情绪漩涡变得越来越猛烈。

lyon 在旁一直在想各种办法,想着帮我解决护肤品化妆品隐形眼镜等事情。我本来都想放弃了,毕竟我的人生首要选择永远都是逃避,但看着他一直笨拙地执着地尝试着帮我解决问题,我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于是周六的我穿着豪华黑色纱裙,顶着一张过敏发红的脸,戴着墨镜,在时代广场漫游。没有珍珠配饰,没有打理发型,更别提化妆了。后来逛到优衣库,买了数件T恤长裤,立刻换上,在更衣室里和这次带的裙装们做了最后的道别。

如果要说换上简单裤装的感想,那就是舒服,太舒服了。那瞬间我突然就和现实和解了。

我之前只觉得现实在和我作对,我的期望落了空,安排好的秩序被打乱,一切都乱糟糟的让自己无所适从。而在换上休闲便装后,我开始想,原来这才是现实为我做的安排。

***

说回纽约,我对纽约的第一印象可能和大多数人差不多,那便是好乱好脏,走在路上也没什么安全感,时代广场这种地方去过一次再也不想去第二次。任天堂店也让我失望,原来只有小小的两层,宝可梦玩偶很多,种类却很少,没有伊布,也没有小火龙妙蛙种子杰尼龟胖丁菊叶草等等,选来选去也选不出一个想领回家的。在二楼看到了塞尔达和动森,本来想买两件塞尔达ip的T恤,结果上手摸了一下发现布料真的好糟糕,短发塞尔达相关的周边也只有一个丑到不能再丑的挂坠玩偶,纵使我再爱短发老婆,也没法违背良心将其带回家。最后在动森区买了一个狸克和一个西施惠靠垫,靠垫还挺大,两个脑袋都怪可爱的。之前看此方在日本逛任天堂店时,买到了一个马里奥星星包,还可以发光,我偷偷心动了好久,结果纽约任天堂店里也没有。纽约你让我好失望哦。

后来我们去了上西区和上东区,那里的纽约,和时代广场给我的感觉又全然不同,没那么拥挤,街道也很整洁很美,路上的人们也很松弛,拿着咖啡遛着狗,捧着一束鲜花提着面包袋。很熟悉,像是从小到大在电影和美剧里看到的纽约场景;同时也很陌生,因为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我们还逛了大都会,名气挺大,看完却也觉得比较一般。博物馆里的亚洲区算是挺大的,居然还有一小块人造苏州庭院,我们看到那处只好笑,有模有样却毫无灵魂,甚至可以说得上有些怪异;但又想到,也许祖籍在苏州的外籍华人,是通过这样的场景看到苏州,于是便有了意义。大都会里最能震撼到我的,是一尊特别大的来自北魏的菩萨像,我站在菩萨石像下,仰头看着菩萨的眼睛,像是藐视一切众生却又充满着巨大的慈悲,渺小的我站在那里,内心的弦被轻轻拨动了。

说来有些不相关,但那时在菩萨石像下,我确实开始思念我的奶奶。奶奶其实是我的外婆,但我们那儿将外婆也称为奶奶。打我记事开始,我奶奶就在信佛了,于是我从小到大,虽谈不上信佛,但确实是沐浴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的。与其说相信菩萨真的能佑我,我更信我奶奶。她说是菩萨保佑我们全家,而我觉得是她的爱意在保佑着我们。她念的每一句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都满满当当承载着对我们的爱。我和菩萨之间的联系,我由此产生的情感波动,都来自我的奶奶。在那儿我心里默念了好几句南无观世音菩萨,同样的,每一句都写着对奶奶的思念和爱意。

***

再后来,我在小红书的推荐上搜到了一个评价非常好的按摩店,看名字我们还以为是泰式按摩之类的,结果去了发现在纽约的唐人街,进门就可以直接中文交流。

去按摩店的路上坐地铁时也遇到一桩趣事,我们在地铁站准备买票时,突然过来一个人,看着像个流浪汉,拿着地铁卡,语速很快,英文却说得不是特别流畅。听了两遍我们才听懂他的意思,他用他的卡帮我们刷,3个人只收我们5美元现金。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呢,他直接去闸机那儿开始刷,刷完推着我们过,一连刷三次,我们三个人都进了闸门,然后 lyon 在钱包里找出5刀递给他,他拿了钱立刻就跑远了。整个过程中我们都昏头昏脑的,那个人全程也比较紧张,一直在四处张望怕被人看见似的。事后我们才开始复盘,lyon 说这张卡肯定不是他的,不然为什么他要先在买票机器上刷卡先查余额(有80+余额),再跑到闸机前帮我们刷,他可能在套现。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我完全没反应过来,后来想想也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论怎样的人,都能找到自己赚钱的方式,光彩与否对他们来说都没所谓,先保证基本生活就已经很难得了。

在店里按摩的舒服程度就不需要多说了,如果让我说世界上什么事情是最舒服的,那我选择按摩。说说唐人街 (China Town)。唐人街真的很神奇,到处都是中文招牌,我第一次知道原来 chase 的中文是大通银行。

我和 lyon 绕着唐人街散步转了一整圈,那天还下着雨,天黑得也早,路上行人匆匆,街边小摊上挂着彩色的串灯,恍然间我俩都以为自己回到了各自小时候的家乡。lyon 说200o年左右的上海就是这样的。走在这样的巷子里,我的心情五味杂陈。一个四边形的小小唐人街,像是一座城,围住了一代代的跨洋远渡而来的老一辈中国人。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围城,生活在位于纽约的这个中国里。光是想想就觉得苍凉。唐人街里的时间像是停滞了,也许停滞的时间节点正是他们出国的那个时候,于是我们从这里望到了几十年前的中国。但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只是此情此景让我无端生出许多自己假想出的情绪。

总之在唐人街里散步时,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词,是“包容”。纽约好包容啊。这样一个城市,能够容纳上东区上西区人们的生活,中产阶级或是富商明星,或是普通努力工作的打工人或是学生,同时又能容纳用各种小手段小技巧赚钱保障自己基本生活的底层百姓,也能容纳这样的一座小小的中国城。

我很难去评判一个城市的好与坏,但如果让我说,我会觉得纽约至少有属于自己的温度,至少不论你是怎样的人,你都能在其中找到适合自己生活的方式,苟且辛苦也好舒适快活也罢。而不是像北京,冷漠地驱离着底层低端人口。

果然万事万物需要对比。

其实还有很多想说却没写下的,一番絮絮叨叨下来已近三千五字,属实有些疲惫了。不过我们这次去玩的三天都在曼岛上,下次有机会还是得去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特别是法拉盛)再逛逛,听闻法拉盛有更多中餐美食和绝佳按摩店,那确实比啥都更吸引我了。毕竟虽然我口口声声说——村里的生活可能更适合自己一些,纽约啊,对我来说,还是有些浮躁了——但如若能定期去纽约按摩,那便是比什么都好!好极了!

 

– 2023.11.5 周日 下午

 

* 如果你愿意留下回复,我会特别开心的!*

《“二零二三 | 十月末去往纽约”》 有 1 条评论

  1. WY 的头像
    WY

    旅游随笔,发掘生活中的点滴,体现人和城市的包容。